?
 首页
用户登陆:  密码:   快速注册  
分站: 华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华中站 | 东北站  
 首  页  煤炭资讯  政策法规  新闻写作  技术论文  项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矿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价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资调剂  矿山机电

蒋来:深藏的风景

煤炭资讯网 2021/8/9 10:08:06    小说林
“扁扁!”班前室在点名,团鱼转头寻找。 
“到!”几乎是同时,一个面部扁平略黑、身体没有厚度的小伙子出现在班前室门口。他的左右两只耳朵上都夹着烟,手上捏着几只刚出笼的包子,烫得他嘴里咝咝吐气。 
“同志们辛苦了!”只要有兴趣,扁扁就伟人似的在门口向大家招招手。 
“为人民服务!”团鱼上前取走扁扁耳朵上的一支烟,又抓走一个包子。 
团鱼数数人头,今天又是18条好汉,一个不缺,人多好办事。这个月矿里销售形势好转,用户提着大把钞票等煤发货。为此矿里制定了许多奖励政策,出勤奖、安全奖、超产奖等一大堆。全队最难管的这个班变成了最有突击能力的一个班。眼看这个月就剩最后几天了,可工作面的条件突然变坏,弄不好前功尽弃。在困难面前,全班表现出少有的团结精神,特难侍候的扁扁和团鱼也完全变了一个人。 
“给师傅领灯去!”扁扁从矿帽上解下灯号牌扔给团鱼。 
“什么尿泡师傅!”团鱼极不情愿。其实扁扁只比团鱼早下井10天,就想永远当师傅。团鱼开始不知还恭恭敬敬跟在扁扁后面称师傅,10天后就将扁扁这个外号叫得有棱有角!他要报复扁扁。全班18条好汉,有一半以上的外号都是扁扁这小子免费赠送。团鱼生得四肢短粗,经扁扁这一叫还真象那么一回事,好象自己真是王八所变,动作都感到别扭。有一次扁扁当着姑娘的面叫,那姑娘好奇地转着头问:“团鱼?哪里有团鱼?”团鱼差点气昏过去。 
“哎!扁扁师傅,你倒变正经了,不去见‘黑牡丹’了?”团鱼将那块红底黄字的竹牌翻来复去地看。往常领矿灯扁扁最积极,2号窗口那位发灯姑娘黑得有味,他就那么一个窗里,一个窗外,粘粘乎乎地交谈,不到最后不肯离开! 
“你看。”扁扁抖抖身上的工作服,遗憾地耸耸肩。那衣服上全是洞眼,一个衣扣也没有;一只裤筒从外边撕开,抬腿就扇动。 
“哈哈!你怕什么?说不定黑牡丹最喜欢看你这个样子。”团鱼对井下工装的感触特深。头一次下井竟穿着白衬衣,一番摸爬,面目全非,清理几天也没干净。井下阴暗潮湿,全与岩石钢铁打交道,哪能有好衣服?这身着装到了井下却很和谐,大家都一样紧张劳动,没人注意这些事情。 
“团鱼,我们抓紧时间干。这个月钞票大大的有;我答应请黑牡丹宵夜,请你作陪。”井下的路上,扁扁尽想美事。团鱼其实知道黑牡丹并不喜欢扁扁。 
“谢谢师傅的栽培!。”团鱼顺水下河。 
到了工作面,情况的确不妙,煤层突然压低,顶板破碎,必须加大开采力度,还要增加材料消耗。还是分段作业,自由组合。要在往常,这样的条件,扁扁和团鱼早就不干了;这次他们还真的逼上梁山,开弓没有回头箭,决不能让白花花的银子变成水! 
“走,我们找材料去,先处理安全再说!”扁扁一旦干起来就很有一套办法。 
他俩走了很长的几条巷道,来到另一个队堆放材料的地方。 
“快,每人背两根木子!”扁扁催促,自己操起两根木子前头去了。 
团鱼紧张地看看巷道两头,让人发现可麻烦了!但他手短,几次努力没有上手,“咚”的掉下一根,就见里面一盏灯随着脚步声逼近过来,他只得背上一根慌忙地逃。在过一个又矮又窄的溜子道时,他侧身低头,两手着地,从变形的支架中间挤过去;只听“嘶”的一声响,裤子被挂开一条口子,露出半边屁股。 
“这该死的井下,人变狗爬。你扁扁尽出馊主意,害得老子出丑!”团鱼将木子丢下,大口喘着气。 
“井下又没女人,这样凉快!”这小子总是有理。 
架棚进入紧张阶段,团鱼照例给扁扁当助手,在下面扶着支柱。突然觉得裤腿湿热,套鞋里也湿乎乎的。低头一看,天哪!这小子在一边干活一边撒尿,全从团鱼的裤腿流进鞋子里。 
“你狗日的不是人!”团鱼急了,就要动手打人,一时又松不得手,只是骂! 
“集中精力!一泡人尿也大惊小怪;这不为节省时间吗?凭咱这精神就该评劳模!” 
“你狗日的也不能这样缺德!”团鱼被那尿骚气弄得心里极不舒服,只得抓几把干煤在湿裤和鞋子里敷衍。 
“快点!你小子这么讲究就不要来下井!”扁扁等得不耐烦,真的发脾气了!这小子瘦瘦的,可在井下干起活来精力充沛,主意一个接着一个。这时他俩碰到一个难题,必须3个人才能完成。这里离溜子头最近,于是叫溜子司机帮助。司机不肯,说这不安全。 
“你少给我来这一套!就一会儿,出了事我负责!”扁扁敢做敢为,这是团鱼最佩服的。 
他们三个人正忙做一堆,工作面上头矿灯乱晃,吼声阵阵。用灯一照,一块巨大的矸石压在溜子上,还横着一根金属支柱,正快速随着溜子向下开来;一路碰得烟尘直冒,情况十分危急,必须立即停开溜子!司机吓呆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扁扁却蹦进溜子上,象猫一般朝溜子头窜去!远远地就抓起几块矸石砸向溜子开关的按钮,正中关键,溜子停了,巨石与横柱正挡在刚才的抬棚前面,再多开一寸,后果不堪设想!连扁扁都被惊出一身冷汗,就坚决地说:“下不为例,出了事故要死人的!” 
就在这要命的时刻,团鱼的矿灯突然不亮了!扁扁用怀疑的眼光扫了团鱼几次,又仔细检查了矿灯,确信灯坏了,出了几口粗气:“你小子不要跟我耍滑头,干这个事你还嫩得很!”他将团鱼安排到一个安全的地方,“工作面情况不好,没有灯是危险的。在这里呆着不要动,到时我来叫你出班;碰到你小子算我倒楣!”说完操起煤镐和铁铲上工作面铲煤去了。 
团鱼突然从紧张的劳动中退出来,清理一阵身上头上的煤粒,心渐渐安定下来。他一个人在黑暗中靠在支柱之间,借着扁扁和同事们的矿灯光看工作面的情景使他惊住了:轻轻的煤尘象雾一样向安全出口奔去,支柱完全改变了原来的模样,一排排犹如威武的钢铁战士,顶天立地;顶板的横木仿佛天花板整齐排列;远处有人对话,象家人交流似的令人感到亲切;某个地方有淋水,嘀嗒之声宛若音乐般清晰悦耳!扁扁弯腰勾头,双膝跪在煤堆上,铁铲没入煤炭发出有节奏的沙沙声,不断重复的动作好象在做着虔诚的膜拜,背上的汗磷磷发光,头上的一块十分光亮的顶板甚至可以看出他模糊的影子……团鱼被这幅情景深深地感染了,原来最好的风景深藏在井下,竟如此美丽动人!同时他也更加不安,还有那么多活靠扁扁一个人来干。他第一次体会到看别人紧张劳动那种难受的滋味! 
“嘿!”团鱼情绪激动而无奈地突发喊声,同时将矿灯使劲一摔,灯居然亮了!团鱼精神一振,迅速赶到扁扁身后,狠命地干了起来! 



作者:湖南省资兴焦电股份有限公司 蒋来      编 辑:沙柳
本网站新闻版权归煤炭资讯网与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,必须注明“来源:煤炭资讯网(www.cwestc.com)及其原创作者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