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 首页
用户登陆:  密码:   快速注册  
分站: 华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华中站 | 东北站  
 首  页  煤炭资讯  政策法规  新闻写作  技术论文  项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矿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价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资调剂  矿山机电

蒋来:井下先锋

煤炭资讯网 2021/8/5 10:59:23    小说林
我的师傅姓彭,大名运才。已经快55岁了,是班里的一名老党员,还是全矿这把年纪仍在采煤一线当工人的唯一的一个人。说起他的历史极其简单:18岁下井,在采煤队就背了30多年的煤镐,人称“挖煤博士”。虽然煤矿的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,但在南方煤矿采煤仍离不开手工作业。师傅身体依然硬朗,眉心有明显的“川”字形竖纹,左额角有一条向外弯曲的伤痕。在班前室他从来不坐,身边永远放着那把煤镐,就那么笔直地站在屋角,将军似的。 
“彭大将军,你带弯弯去打冲锋!” 
工作面炮声刚刚响过,师傅和我就被安排上去干活。我跟在后面一个劲地想:叫将军去打冲锋,这完全是部队上战场所使用的术语,但一进入工作面,我立刻强烈地感到一类似战场的紧张气氛! 
此时工作面的炮烟还未散尽,到处是惊心动魄的矸石掉落声;灯光下炮烟如雾一般笼罩在身边,顶板犬牙交错,煤壁不平。排炮在长长的工作面开辟出新的空间,又破坏着原来形成的一切。打冲锋是采煤循环中放炮后的第一道工序,其主要任务就是处理顶板,刷直煤壁,消除危险,为攉煤架棚创造条件。此项工作需要大胆心细和超人的耐力,是名副其实的冲锋陷阵。 
第一次跟师傅打冲锋,我感到处处充满恐惧的气息,简直找不到藏身之地,哪里还敢下手!师傅也不催我,让我暂时呆在一边。只见他从上至下,先选择一处位置,敲敲顶板,听听声音,看看迹象,然后曲膝半坐在煤堆上,展开了凌厉的攻势。他不停地变换着姿势,两眼如注,咬紧牙关,动作准确有力,镐镐击中要害,煤渣象子弹一样飞溅!很快就在他身后出现一条面目一新的工作面。一把简单的煤镐在他手中变成攻无不克、所向披靡的魔具,使用起来那样得心应手,左右逢源!而我却跟在后面曲膝弯腰偏头,一点也施展不开手脚,不一会就手酸背痛,大汗淋漓,气喘如牛! 
一个班下来,我早已成了残兵败将,而师傅好象并不急着走,他取下矿帽上那盏有些发红的矿灯,再慢慢地照射一次工作面,一直到看不见的地方。此时机停人走,新形成的整齐的工作面看了令人格外舒服,师傅这才缓缓离开工作面下班,一副得胜而归的将军派头! 
矿里正在评选安全标兵,这一次还要推荐到省里去。几十年井下采煤,师傅凭一把煤镐吃香,只刮伤过一次额角,曾多次当过劳动模范和优秀党员,十分受人敬重。自此以后,我发现师傅工作更加卖力。班里人告诉我,一百多米长的工作面通常要三四个人打冲锋,老彭带一个新工人就可以拿下来,这就是技术。全队都说师傅是安全标兵的不二人选,师傅到今年底就要退休了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。 
“弯弯,我们矿属薄煤矿区,这煤镐大有用处;你还年轻,要好好争取当先进,我愿意当你的入党介绍人。我几十年挖煤也很光荣呀,到时体体面面退休。”师傅很少这样对我说话,师傅很看重这份工作。他每次下班从不将煤镐丢进工具房里,而是将我的煤镐一起带进澡堂洗净,修理得尖角分明,又背回家中。木把有一点损坏,他还要用玻璃片刮得光光的,用起来很顺手,因为这是他的一件武器。 
但师傅这几天的行动有些不对劲,一到班前室就寻找坐的地方,眉心那个“川”字几乎堆了起来,走在井下潮湿阴暗的路上甚至有些摇摇晃晃。可是一旦炮响之后接到打冲锋的命令,他就象一名老战士搏斗沙场一样,立即情绪激昂!最近工作面煤层似乎变硬,放炮的效果也不够理想,煤壁成波浪形延伸,这就大大增加了刷边的工作量,直接影响到整个采煤的进度! 
“彭大将军,到这里来加加工!” 
“还是老党员呢,快点,什么时候才能出班!” 
“煤镐博士就这水平?不要耽误架棚!” 
到处都在催师傅,井下如战场,大家都很急躁,说话就不好听。 
“吼什么吼!自己动手!”我却为师傅打抱不平,将煤镐摔给他们,又对师傅说,“你休息一下,我顶过去!” 
“还是我来。”师傅行动有些艰难,他好象发现了什么,阻止我架棚。“这样不行,重来!”他口气不容拒绝。 
原来这一根支柱的距离过大,而且顶端往一边歪着。因为最好的位置被顶板一块突出的坚硬石头占据,只得将就算了。 
“支柱不正就会造成受力不稳,顶板来压,还会倒棚出事故!”师傅对这些说得头头是道,个别同事嫌他过于认真死板。师傅动手很快,他松下支柱,处理顶板。石块很坚硬,煤镐都卷刃了,白色石尘呛人咽鼻。最后他竟抢过别人手里的斧头去砍!在井下,我感到师傅的思维和行动方式很特别,直到支柱合格,他才满意地笑了。 
就要下班,我在做最后的一点活,却发现头顶的一块顶板有异样;敲一敲,发出空洞的响声,说明已经脱离整体,其中现出空间!我只得加快速度,突然听到师傅那变调的喊声。 
“快离开!弯弯,快点!”师傅一边喊,一边冲上来,将我猛推一把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从我刚才站的地方垮下一大堆矸石!再看师傅却捂着额角蹲在那里,血从手指间流出来! 
这件事使我非常后悔,师傅主动到安全部门汇报,承担责任,没想到师傅竟受到处分;这样就使师傅根本没有评选安全标兵的希望了,我真对不起师傅! 
师傅住院了,几天之间脸上清癯了不少,但精神依然不减,眉心的“川”字变宽了,平添几份和气。对我说:“弯弯,你一定要注意安全,千万不要偷懒图省事;心要细动作要快,命在自己手里。井下看不到天,顶板就是天!”想想又郑重地说:“你入党的预备期快满了,要加油干!”我使劲点头答应。 
出院时师傅的右额角留下了向外弯曲的一条伤痕,正好与左额角的老伤痕相对,一眼看上去还真有些滑稽,象牛的两只小角。一问,师傅原来属牛。师傅已办好退休手续,将离开奋斗了几十年的采煤工作面,轮到我接过师傅的煤镐上阵打冲锋了! 


作者:湖南省资兴焦电股份有限公司 蒋来      编 辑:沙柳
本网站新闻版权归煤炭资讯网与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,必须注明“来源:煤炭资讯网(www.cwestc.com)及其原创作者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?